首页 新闻 评论 教育 娱乐 财经 房产 小记者 丽水团购 百姓热线 站内搜索 投稿
论坛 网视 专题 体育 汽车 健康 旅游 在线读报: 丽水日报》《处州晚报》《丽水摄影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丽水

旅游+文化+民宿+农业+自然 龙泉西街街道烹出诱人“全域旅游套餐”

丽水网 - 来源:丽水网-丽水日报  2017-12-15 12:35:11
〖作者:记者 钟根清 通讯员 兰玲 余丽美 | 编辑:莫晓鸿 | 责任编辑:胡蕴韵〗

宜春怎么能恢复近视,

原标题:“共存共处”保护雪山之王

一群牦牛在澜沧江源头扎曲旁边的草场上觅食。 南都首席记者 陈伟斌 摄

红外相机在昂赛乡捕捉到的雪豹影像。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南都讯 如果说青藏高原是人生旅途必去的选择,那么三江源应该就是行程开始的地方。这里是青藏高原的缩影,不仅有令人陶醉的旷世绝美,也有高海拔地区生物多样性的狂野魅力。雪豹,这种隐秘的西部大猫,想到都可以让动物爱好者们热血沸腾的珍稀物种,就分布在三江源地区内,特别是澜沧江源园区。

杂多县,位于青海省南部,玉树州西南,面积3 .5万平方公里,三江源国家公园澜沧江源园区全境位于这里。杂多县素有“澜沧江源第一县”、“中国雪豹之乡”等美誉。研究表明,杂多县2万多平方公里的区域适宜雪豹生存。

澜沧江源园区以江源高原峡谷为主,野生动植物资源丰富,是雪豹的密集分布区。园区有野生脊椎动物78种,鸟类22种,兽类40种、鱼类10种、两栖爬行类6种,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盘羊、岩羊、白唇鹿、马鹿、麝、棕熊、狼、金钱豹等动物共同栖息,生物多样性尤为突出。

进入雪山之王地界

来自唐古拉山的雪山融水,在蜿蜒曲折的高山间不断向前,这就是流经杂多县昂赛乡的扎曲,澜沧江的源头。

车队在山路崎岖中颠簸了半个小时左右,道路上出现了一块“生态昂赛欢迎你”的景观大门牌,意味着车队进入了“雪山之王”的栖息地—昂赛大峡谷。

澜沧江源园区管委会在此地试点,希望以雪豹为主题的自然体验让牧民受益。实行订单式管理,每个向导每天500元,每个体验者每天食宿300元,这样既实现了人与野生动物的和谐共处,又把自然资源转化为自然资本,让绿水青山真正成为“金山银山”。

管委会和民间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在今年3月确认,澜沧江源园区扎青乡地青村和昂赛乡年都、热情村红外线监测方圆200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有46只雪豹、5只金钱豹个体,仅年都村红外监测范围内就发现雪豹24只。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在澜沧江园区持续开展雪豹的研究和保护工作已经有多年,和管委会一起规划生态监测区域,培训了64名牧民监测员,按照5km×5km的网格,布设100台红外线相机监测,捕捉有效照片25万张。

全球首次记录到的雪豹交配影像,首次证明在青藏高原东部金钱豹和雪豹栖息地重叠,证明了澜沧江源地区是中国顶级食肉动物群落最丰富的区域之一。

车队不断在昂赛大峡谷挺进,最后停在一片藏柏树下,澜沧江源头扎曲河翻腾的河水冲刷着岸边的礁石,四周山体顶部裸露着陡峭的岩石。

“这片区域是雪豹出没最多的地方,很多大型动物也喜欢来这里喝水。”随行的向导轻松的一句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力,众人四下张望,渴望有缘得见,一直到傍晚才怅怅而归。

救助受伤的小雪豹

和我们这些观光客不同的是,当地牧民却经常有机会和这高寒山地的幽灵亲密接触。

2016年1月6日,昂赛乡牧民土登与巴丁驾车前往杂多县城,经过景观大门牌附近时发现雪地里有只受伤的小雪豹在网围栏附近打转。两位牧民开始以为雪豹只想通过网围栏,帮忙拉起网围栏后雪豹依旧没有离开。

土登与巴丁注意到雪豹头部和四肢伤痕累累,疑似打斗过程中受重伤,随即两人将小雪豹抱上车,迅速返回乡派出所。兽医和森林公安民警当天赶到现场,对小雪豹进行救治。

受伤雪豹1岁半左右,体重60斤左右,根据伤情推测,雪豹可能因靠近人类活动区域,遭受狗群攻击后受伤,也有可能是雪豹之间的打斗造成。

1月6日下午,初步治疗后的小雪豹被送到了条件较好的牧民俄索的家里。“开始雪豹温驯得像小猫,但连续喂食几天后,一次喂食过程中我的手还被它抓伤”,俄索介绍道,小雪豹身体恢复很快,野性也显露,人已不能再靠近了。小雪豹在他家的18天,一共吃了5头羊还有其他食物。

1月24日,来自北京和云南的野生动物保护专家,确认雪豹身体状态良好,考虑到雪豹捕食方便,选择在海拔4400米左右的嘎东日瓦山,将它放归自然。

“西部大猫”的现状

在三江源地区,并不是所有的雪豹都会受到礼遇。随着高山林线的上升,雪豹栖息地也在减少,隐秘的西部大猫不得已走到了人类活动区域觅食,袭扰了牧民牛羊,人兽冲突也不鲜见。

著名动物学家乔治·夏勒博士长期关注和研究西部的野生动物,上世纪80年代,夏勒博士估计青海省有650只雪豹,其中三分之二分布在三江源。

随着近些年观测技术的发展,红外相机被研究机构大量使用,监控到的雪豹数量不断上升,目前三江源地区大约在1000只到1500只之间。

由于毛色灰白的雪豹常出没在白雪皑皑的山间,行踪诡异使得调查和监测异常艰难,国际上的研究数据也不尽相同,早年关于全球只有7000只雪豹的提法也备受争议。

但是关于雪豹栖息地的认定,研究者并没有什么异议。主要生活于中亚的高山带地区,栖息地有阿尔泰山、昆仑山、帕米尔山和喜马拉雅山脉等。约60%的雪豹生活在中国境内,广泛分布在青藏高原腹地和喜马拉雅山脉北坡上。

和其他的分布地一样,三江源的家畜也逐渐渗透到雪豹的栖息地。生长在这里的藏獒可以和狼相对抗,成群的野狗也能攻击其他大型动物。以岩羊为主要食物的雪豹,不时也会走到山下捕猎家畜,给牧民带来损失,也有雪豹落入猎人陷阱的情况。

试点保护补偿机制

囊括了澜沧江源园区的杂多县,是世界上雪豹活动最频繁的区域之一,除此之外,棕熊、白唇鹿、猞猁、狼等动物也频繁出现。昂赛乡的牧民每年都有大量的报案,牛羊被野生动物捕杀和房屋被棕熊入室破坏等。

在藏区,大多数的牧民认为雪豹是吉祥之物,看到它是一种吉兆,一般对于雪豹捕杀家畜并不会太在意,但与棕熊和草原狼的关系却相对紧张许多,存在报复性的风险。

据不完全统计,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年都村,2015年该村平均每户有4 .6头牛被野生动物捕杀,全年损失牦牛达到300多头,户均损失5000元。

随着近些年该地区野生动物的增多,为了缓解人和动物之间的微妙关系,2016年5月,“人兽冲突保险基金”在三江源国家公园的年都村启动试点。现在已经有24万元的保险基金,由政府、民间组织和牧民投保组成。全村8500多头牦牛参与了投保,每头3元。

为了保证资金管理的透明度,政府还公开选举多位牧民负责核实野生动物“肇事”的情况。杂多县昂赛乡党委书记扎西东周介绍:“通过现场认定,每头4岁以上的牦牛可以得到1500元的保险金,2-4岁1000元,2岁以下500元。”

由于责任落实到位,帮助牧民主动管理和跟踪放牧,2017年至今核准的基金补偿只有17头。“人兽冲突保险基金”的试点工作将会被推广到国家公园的其他保护区。

数据显示,雪豹的“肇事率”大概占了三成。人兽冲突的试点并非只是为了补偿牧民的损失,更多是引导人与野生动物之间如何共存共处。

近年来,政府和民间也逐渐意识到“共存共处”的重要性,诸如澜沧江国际自然观察节、“中华水塔”国际越野行走大赛等人类走近自然的活动不断被引进到雪豹之乡。

未来,对于高寒山地的幽灵雪豹,只要气候不再恶劣,只要盗猎不复存在,它们是不需要被拯救的。

采写:南都首席记者 陈伟斌

作者:陈伟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未经书面授权,不可转载本网内容。

分享:
更多



国内 国际